236㎡儒雅复式样板间,褪去形式后的本真,直达心门的素雅风

辛弃疾有句话“事无两样,心不同”,外在失去或获得都不构成人本质上惩罚或奖赏,人面对大的困难始终是自己。几年前被欣欣向荣的设计氛围所裹挟的我,也乐得围观,氛围热闹群情激昂,那绝对可以用“百家争鸣”来形容。但看多了,想得俗一点,很像“大跃进”。



方案、理论、议题、风格、定位……这些东西多得让我很焦虑。好像每个人都变得特别善于总结过去,展望未来,站在设计的尘世中,打一个激灵就可以醍醐灌顶立地成佛、摧枯拉朽、势不可挡!但无论多么精美的概念与定义,始终又会沦为对“形式”的诛伐,形式这个词汇并没有问题,但我们总是过于信赖和在意那些概念与定义,或许相比之下似乎“传达什么”或许比争论“这是什么”更有意义!你可以拒绝任何形式的理论和观点,但却无法拒绝来自其生存的空间所带给你的潜在影响。这也算是我对设计做出的阐释吧。



空间的余白给人带来舒适感,这种舒适感更多是偏向东方的意境,与西式的余白有所不同,设计始终想避开常识性思维,这种思路和手法让空间变得独特,而这种手法恰恰打造出“美本身就是一种哲学“的概念以客厅为起点,折转的画面形成围合,与层叠的楼梯结构形成对照,镜面反射的渐变画拉伸着空间中人的视觉边界,透明与半透明材料恰当的弱化空间中的实体,且并不损失功能,克制的选材及尺度控制,让材料散发出恰当的质感,灯光像灵性的生物,让空间变化成为一种动态。



以茶室为终点,潜入感觉的日式审美意识以及美学思想,给予人的启发依旧适用于当下,它是探求日本一直以来不曾被发现的美感的指路灯。



分享到:
文章列表

09-20

09-21

09-20

09-20

09-20

09-20

09-20

09-20

09-20

09-20

09-20

09-20

09-20